狄卿

一剑霜寒十四州


文字来自@咸鱼先生。 


《the snow》-

冬日的雪总是来得很突然。白日还是一副好天气,傍晚时分却星星点点地飘下雪花,太阳还未全部落下,满眼是橙色光芒。
张良抬手拉扯下颈上的围巾,冻得有些泛红的鼻尖埋进围巾,他实在不喜欢冬天,那太冷了
对他来说,冷得出奇。此刻他正站在校门口,学生已经走了大半,门卫甚至将大门关上,只留下侧面的小门。
早知道就不答应了。他呼出一口气,白色雾气在他脸颊旁凝聚随即消逝。
“学长等很久了?”突然响起的男声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,他回头,头顶雪花随着动作落下些许,看清来人微愣一下,他决定不说出真相,随即开口:“并没有。”
那人松了口气似的,笑得似乎很开心。“那就好,我可不想让学长等太久。”他笑起来傻里傻气的,张良是这样想的。
闻言张良微皱下眉,但这个表情很快就被打破了——刘邦直接揽住了他,气息碰洒在他发顶。他一时不知所措,无意识地贴上了刘邦的大衣。在他惊讶之时,刘邦顺了顺他的脊背算是安慰。
“我送学长回家怎么样?”
张良伸手推推刘邦,张口想说些什么,但没等张良发出声,刘邦已经迈开了步子。真是。张良扶了扶眼镜想用这个小动作掩饰自己难得的羞涩,只见身旁的人更用力的搂了搂他,他索性任了人抱。
“冷吗?”刘邦的步子慢了下来,掌心揉搓着张良的肩头,张良思索下摇头张口答出一个“不”字,他再次没有说出真相。说完他用余光瞥了一眼刘邦,对方正翘着唇角,银色耳坠随着走动晃动着,折射着光线。
张良听见身旁的人笑了,刘邦测过脸,那双暗紫色的眸子望着他,含着满满的笑意。“学长在发抖,我感觉到了。”张良移开了目光,张口想说一句没有,显然这次刘邦依旧没有等他。
“冷的话,我带学长去喝点东西。”说话的同时,刘邦忽地凑近以唇贴上了张良的脸颊,时间不长但足以另张良脸颊烧起一般,张良点点头,随后缩了缩脖子,想将整张脸都埋进围巾似的,这些小动作被刘邦尽收眼底,他知道,他的学长脸红了。
这家奶茶店不大,一个前台几张椅子便是全部了,店长是一位年近四十的女性。刘邦见张良没有坐下的意思,大手一揽又将人揽到自己身边来,手指点了点贴在前台的价目表:“学长想喝什么?”张良羽睫微颤,目光扫过桌上的价目表“我在看。”在这期间,刘邦侧过脸看着张良那双漂亮的眸子,蓝色的,干净的蓝色,深深吸引着他,叫他移不开视线。“布丁怎么样?”张良忽地转过脸,才发现那人一直盯着自己看,两人对视一阵,这次两人脸颊都是一红,张良连忙偏过头。刘邦晃晃脑袋:“不错的选择。”只见他向那位女性说了些什么随后便接过两杯奶茶,一挑眉毛拉过张良的手便离开了。
“我觉得学长就像布丁一样。”刘邦将杯子塞进张良手中,他握着手中的奶茶,那温度刚刚好,不会太烫,这时张良似乎明白了,刘邦刚才说了些什么。“说什么呢你。”再回过神时,张良才算是回答了刘邦的话。刘邦弯起了眸子,话语中带着些笑意:“我啊。”张良“嗯”了一声示意他接着说,只见刘邦那张俊美的脸忽地放大,一阵柔软的触感落在唇上,刘邦吻了他,在即将结束时,张良勾上了他的脖子,是回应。“是在说学长很可爱。”话音未落,他便被张良一把排在头上,“还走不走了。”刘邦一听,赶紧握上了张良的手,笑得开心。“走,当然走。”张良动了动手,回握着他,不自觉的向身旁的人靠了靠。
“学长,以后天天都一起走好不好。”
“...好。”

我也想攒好多好多图一起发呀可是我真的好 低 产 Oyz。

一张范魔x

那个头皮屑一样的迷之特效是什么我也不知道xx

其实挺喜欢这个李白的可惜还没画完就折在了蓝屏上……x

一个荆轲哥哥xx

阿轲实在是太棒啦qwq!